主推善梨逢林!但基本上各個cp都通吃。

【逢林】掌握在手中的機會(舊)

「あいきゃん早安!」

「早安——咦,外套已經到了嗎!」

愛香拎著自己的包包走進休息室,一踏進門便看見已經穿上梨子運動外套的梨香子,她頓時來了精神。

「到了哦,あいきゃん要先穿穿看嗎?」

「還以為還要等一陣子的,話說我的在哪裡?」

愛香走到放著外套的桌前尋找著夜羽的款式,轉過頭看了一眼在遠處背對自己自拍的梨香子,她迅速的脫下自己原本的外套換上夜羽款式的運動外套。

確認沒問題後她偷偷的潛入了梨香子的自拍範圍內做鬼臉,透過螢幕看見後方狀況的梨香子轉過了頭正想罵愛香,不過在看見對方身上跟自己穿著同一套系列的運動外套後就迅速的轉移了注意力。

「あいきゃん這件是善子醬的嗎?」

「是夜羽!話...

【練習】自由發揮

        夏夜的涼風撫過髮絲,一旁池裡的錦鯉悠遊戲耍著,你撓了撓後腦勺,看起來有些害羞。
        「那就……笑著說再見吧?」
        三日期限的相處對我們而言都是不可替代的一段美好時光,從陌生開始逐漸了解對方,彼此也都感受得到那其中隱藏的一絲好感。
        「還是你願意……」
  ...

【善梨】酒後(舊)

「梨梨,我回來了。」

「……」

「嗯?」

善子脫下鞋子放好,拎著袋子走進了客廳,電視還撥著新聞,主播的聲音沒有停下來過,往沙發上一看梨子只穿了一件白色薄襯衫,下半身蓋了件毯子,面前桌上放著一罐已經喝了大半的紅酒,一旁的杯子底部還殘留著一些紅色的液體。

看著疑似是醉了的戀人,善子將手上的袋子放到桌上,關了電視,偷偷地將梨子下身的毯子往上拉好遮住她除了襯衫什麼也沒穿的上半身。

輕手輕腳地走到房間拿了盥洗衣物後到了浴室準備先洗個澡再好好處理昏睡過去的梨子。

卻不料她才前腳踏進浴室門便被壓在了牆上。

「唔!欸?」

梨子左手手上的高腳杯還盛著一些紅酒,裡頭紅色的透明液體隨著梨子的動作左右...

【曜梨】冬日(舊)

「啊,梨子醬歡迎!」

「曜醬午安。」

曜打開大門側過身子讓梨子進入,順手接過了梨子手上的袋子,至於內容物是什麼也沒看就徑直走進廚房把袋子放在空著的桌上。

「梨子醬今天打算做什麼呢——」

「曜醬現在問的話太早了。」

「嘿——?」

梨子笑著將裝傻的曜推出了廚房。

如果曜在場的話那還做什麼驚喜料理呢?難得有空跟曜說好了要過來給她做個午餐的,自然不能破壞這久違的小小驚喜。

「曜醬先去房間等等如何?我好了就叫妳。」

「是——」

被趕出了廚房,曜聽話的回到房間拿出手機打發時間,時隔一個多月,難得梨子有了空閒時間,雖然很不甘願必須留空間給梨子準備自己的午餐,但曜仍是沒有耍性子要求留下,撒...

【善梨】學霸梨&學渣善(下)(舊)

「請多指教。」

「……」

意料之中的不滿神情。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看見她的這種神情呢?雖然記不清確切的時間了但大抵是在高二剛開始的那一陣子。畢竟每次換位置時都能坐在她隔壁,用膝蓋想都知道一定不是意外。

津島善子,一個很平凡的學生,有點小孩子性格,耍起性子來不滿的樣子很可愛,在一些事情上贏我時會露出得意的神情向我炫耀,在她在意的事情上輸我時壓抑著不讓眼淚溢出的模樣也很讓人心疼,總而言之就是我喜歡她。

同樣身為女子,我喜歡她或許是件不被接受的事吧?就算如此我也無法放下這份自認識她開始便萌發的愛戀之情。

每日同她一起上下課,讀書,共進午餐,剛開始她也很開心跟我一起做任何事,但似乎是我不懂得控制...

【善梨】學霸梨&學渣善(上)(舊)

「請多指教。」

「……」

又是她,每次都是她,不管我再怎麼跟老師反應她總是有辦法坐到我隔壁。

當了近三年的鄰居我對這位同桌的事情倒是清楚到不能再更清楚的地步。

櫻內梨子,學年第一名,興趣是彈奏鋼琴,被眾人評比為最適合當女朋友的人選,校內校外許多人覬覦著的女子,有一幫勢力強大的後援會,一個頑固的傢伙。

說好聽點是為了我著想,說難聽點就是多管閒事,雖然我功課不是很好但至少在六百人裡還是能勉強擠進前一百五的,可那個傢伙卻是恨不得我能衝上前十似的自願當起我的私人家教。

上課時看見我卡了題目就靠過來告訴我該怎麼解題,見到我沒帶課本她就把自己的課本就丟給我然後跑去跟別人看,連自己精心準備的筆記...

【善梨】心跳(短)(舊)

「吶梨梨。」

善子戳了戳身側戀人熟睡的臉頰,軟呼呼的,讓人看著就想咬一口嘗嘗究竟是什麼樣的滋味。

「嗯……什麼?」

梨子含糊的應著對方。

「睡不著。」

善子嘟起小嘴,發出似撒嬌的聲音。

「乖,睡覺……」

梨子伸出手將面向自己的善子給抱了個正著。

善子的臉就這麼貼在梨子的胸前,讓她有些緊張,但過了幾秒後她從梨子那起伏穩定的胸口判斷出對方再次陷入睡眠了,所以她試圖小小的移動一下姿勢。

「嗯……夜醬別亂動……」

換得的結果是身上的禁錮更加的堅固了。

沒有辦法的她只好認命的將頭靠在梨子的胸口上。

噗通——噗通——噗通——

規律有力的心臟一跳一跳的為主人的身體循環血液,聽著那穩...


        「我覺得我發燒了。」
        「哇靠真的假的,不舒服?」
        我被她淡淡一句話給嚇著的當下她卻還淡定地坐在書桌前操控著電腦螢幕裡的角色打怪。
        「感覺頭很熱而且全身痠痛。」她想了想又補充道:「前幾天也又拉又想吐的。」
     ...

【善梨】吃醋(舊)

在二年級的課堂上,曜跟梨子被老師點名上台。

「老師有什麼事嗎?」

在眾人的好奇的目光下倆人走上講台,待倆人就定位時老師從一旁的袋子裡拿出了兩套浴衣。

「這裡有一套男式的跟一套女式的浴衣,來穿穿看吧!」

「欸、欸?」

「等!為什麼是我跟梨子醬!」

「因為當初買浴衣時腦海裡第一想到最適合的人就是妳跟櫻內同學了,所以就穿吧?妳看大家可都期待著呢。」

渡邊轉過頭看著台下,就跟老師所說得一樣,每個人的臉上都掛著期待的神情,就連千歌也不例外,再轉回來,梨子跟自己一樣臉上都紅了起來。

「快、快點穿一穿結束吧?」

這是梨子提出的意見。

「好……」

兩人迅速換上了簡單版的浴衣,曜的是黑色男...

【善梨】犬善(舊)

津島善子家裡最近多了一個新成員。

——路西法。

請不要誤會,這裡的路西法指的是一隻黑白相間的秋田犬,體形跟高海家的小香菇相比略小一點,站起來大約有到善子的腰部高,牠的身上除了少數的白毛裝飾點綴外其餘全是烏黑的毛皮,黑溜溜的明眸上方是一點圓白色的眉,眼睛下方到下巴為止都是白色的毛皮,而脖子處則有映在黑底上的白色V字,再更往下的胸口處到兩隻前腳的連結處都是濃密的白,四隻腳從上而下始由黑轉白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牠是善子父母帶回來給善子當朋友的,因為工作上的關係不得不到外縣市出差,這時間一排就到幾個月後去了,擔心自家女兒會孤單所以帶了一隻秋田犬回來陪伴善子。

據說是從收留所帶出來的,當初津島夫...

© 墨言 | Powered by LOFTER